一个人只要心中每天装着阳光,不管你身处何种环境

2017-04-12 15:06
缕缕“阳光”
       一个人只要心中每天装着阳光,不管你身处何种环境,你的生活就会有股股暖流洋洋洒洒,充溢在你的身心。
       今天凌晨不知何故,就在即将起床做饭时,伸手开灯,房间照旧一片漆黑。乘机找个理由又赖了近十分钟时间与温暖的被窝继续拥抱。突然,想到我班学生到校一贯较早,万一学校也没有电,学生在无教师的楼道里、教室里追打疯闹,如果突发不安全事故......。赶紧电话问住在学校的搭档,学校是否有电。甜梦中得搭档睡意朦胧,一声没电。我就如遭了电打,黑暗中手脚忙乱地穿好衣服,袜子好像有意地捉弄我,在老地方摸了半天也没有摸着,突然想起,客厅暖气包上放着一双干净袜子。接着又摸黑洗漱。突听见楼下有熟悉的声音,快速打开阳台窗户,叮嘱小家伙们到校后不要追打,以免发生不安全事件。穿戴完毕,无电只有饿着肚子上班。不知是空腹的原因还是天气的寒冷,一下楼感觉今日冷于往常。迎着寒风,踩着积雪,月影相伴步履匆匆赶往学校,一路心中猜测,学生会不会疯闹发生不测,学生来了多少,生病的人数是否增加......,一条没有主题的思绪任意飞扬。一进楼门就听见喧闹的嘈杂声,急速上楼。刚进教室,就听见孩子们的问候,我也一如既往礼貌的问候他们。环视座位,基本到齐,呵呵,没有电的今天,也没有影响到小坏蛋们赶早到校的好习惯。我询问他们是否吃了早点,话音未落,黑暗中几个小家伙给我手里有塞饼干的,有赛面包的,有塞糖果的。我玩笑道,太好了,真是及时雨,肚子还正在打鼓抗议呢!温馨的爱意驱散了寒冷,巴掌大的心窝窝里盛满了温暖。虽这样的一幕在往常的课间经常发生,但今天他们的举动感觉特别温馨。匆匆换好衣服,再次来到漆黑的教室,小家伙们叽叽喳喳热火朝天地谈论着,看我进来,立马安静下来。我说,今天特殊的情况,咱们就采取特殊的早自习。我说句子你们猜词。他们异口同声赞同我的提议。几轮下来,小家伙们猜的又准又快。为了让他们提高口语表达能力,我又改变方法,找出一人说句,其他人继续猜词。有个别人提出异议,老师,让我们上黑板听写吧。看不见怎么写呀,有孩子说道,你看,几束亮光在黑板上走动,漆黑的教室立马明亮了很多。这样行吗?又是异口同声地回答“行呀。”看着他们此时兴致勃勃,大有一展风采之举,我也表示赞同。一组一个代表上黑板写,其他照旧。几轮小来,小家伙们还处于情绪高涨的状态。上来的小家伙板书都很工整,准确率高I于往常,兴趣盎然的小家伙们小手如林,争先恐后,就像是要书写比赛似的。突然,教室一片光明,要在往日他们准会一片惊呼喝彩,可今天专心的他们只短促的“诶呦”一声,立马又恢复了安静。看着平日里淘气的他们,认真专心的小样,不经意的笑意洋溢在我的脸颊,同时股股的暖流如同热血沸腾奔流。铃声响了,可孩子们还意犹未尽,兴趣浓厚。
     今晨在缕缕“阳光”里,品尝着孩子们的童真童趣童心,顽皮可爱,干劲十足,就如春风拂面,漾起阵阵涟漪。突然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,温馨阳光的快乐是为温馨阳光快乐的人准备着 ,忧伤冷酷是为忧伤冷酷的人准备着。细想往日的生活,也的确如此。
   今日下午到三楼上交师徒结对子的活动记录。看见音乐老师,正摆弄着电子琴。不由自主凑到跟前,就想舞弄一曲,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向键盘,杂乱无章地按了几个音符。热心的同事询问我,要什么节奏。我也毫不客气地玩笑道,很久没有弹琴说爱了,脑海中没有曲谱。我办公室的另一民族同事在打印总结,听了此言,悄悄偷笑。他帮我调好节奏,我就弹了两曲,过了个瘾。乐滋滋地返回办公室,同事也紧跟着进来。我又明知故问地玩笑道:“刚在三楼偷笑什么?如实招来。”他终于忍不住眯着笑眼,裂开嘴儿憨笑。我喜欢用我的言语引起他们的欢笑。其他几个民族老师被我的话儿也逗得开心一笑。一位老师说,你现在都这样热闹,年轻时一定比现在还幽默搞笑。与你一起的人一定每天笑声不断,拥有好心情。那是,干嘛给别人带来不愉快呢?相遇就是缘,我珍惜。前几天,因为我的一句言笑,惹得另一同事笑弯了腰,并说道,跟你一起都要多活十年。这样好呀,不要因为和我一起少活十年,那就郁闷了。今天的一幕言笑,让我想起曾经上幼师发生的搞笑一事。
      岁月 飞逝,可生活中的许多,往往会岁月有痕。那天又是一堂我喜欢的琴法课,(那时是上大课)一上就是两个多小时,为了节约时间,就在上课前把一切该解决的琐事处理停当,上课就可以专心致志的投入到学习中来。老师来了,大家的课桌上,都摆放着书,唯有我的桌子是空的。翻遍了抽屉也没有看见我熟悉的课本。我一边寻找,还一边自言自语;“琴书哪儿去了?”老师和同学们都忍不住咧嘴在笑。当时的我因为心急,根被没有在意他们笑得含义是什么。没有了琴书怎么学习新内容。老师讲完了新课,强调了几处在弹奏时应该注意的地方。大家都回到琴房开始练琴,过了一会儿,老师笑眯眯的说,你找某某老师,看库房还有多余的课本没。听着大家的琴声,我的心情更加急切。匆匆忙忙找到那位老师,不假思索地问道,我的琴书不知道丢哪儿了,库房还有多余的吗?这位男教师又是笑眯了眼,连声回道,有,有有。我心中大喜,多少钱?他挥挥手,不要钱,送给你,真的?真的。拿着琴书直奔琴房,一进琴房,琴法老师含笑说道,拿到琴书了?我把书在她眼前扬扬。她一语双关道,有“情书”就好,快练习吧!
     一下课,姐妹们几乎是异口同声,“我的情书哪儿去了 ?”还互相挤兑着媚眼,朝我齐发。琴法老师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此时的我,恍然大悟,也忍不住放声大笑,毫无羞涩地说到。“我的情书哪儿去了?”姐妹们银铃般的开心哗笑都是那么真诚直率。书写到此,不由自主一人讪笑,当年的笑声似乎又在耳畔回响。
    好想回到我的“情”书哪儿去了的美好时光。很回味那时的甜蜜生活,更想念那时我的老师,我的兄弟姐妹。
 
 
[回到顶部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