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 批阅着孩子们的童年趣事文字,默默地言笑不经意的流露。

2017-04-12 15:06
追 忆—— 往 昔
 
今日 批阅着孩子们的童年趣事文字,默默地言笑不经意的流露。看,不同的性格,不同的性别,但字里行间都透出一种相同的心情——开心快乐。篇篇文字就如朵朵怒放的花朵,犹如溪水奔腾的浪花,都编织着他们童年之路的幸福花环。欣赏着,行走着,在孩子们的文字里追忆我曾经的童年。
        我们60后的童年在物质上是匮乏的,但在精神上比二十一世纪的他们又是相当富有的。那时的我们没有高科技的现代家用电器,如没有游戏机,没有电脑,没有学习机,没有电视,没有华丽的服饰,但我们在四季的轮番中,都能找到属于我们的自由快乐空间。当春姑舞着轻盈的“衣袖”,买着轻灵的脚步,唤醒沉睡的大地。春风拂面的暖风犹如一位神奇的魔术师,挥舞修长的臂膀,大地山川一“绿”如烟。柳条摆弄青翠的枝条,欢快舞蹈。田埂,河边,都有我们欢乐、奔跑的身影,瞧,两手扯着风筝的线儿,多姿多彩的风筝,忽忽悠悠的摆着俊俏的身姿飞向自由的蓝天,有的飞得高,有的飞得低,谁也不敢示弱,就如风筝大比拼似的,在春风拂面的绿野里欢叫,蹦跳,个个快乐无比。不觉度过了春的逍遥,又迎来了夏的炽热。当充满热情的夏季来临,有欢腾的小溪与我们共舞,自由的我们结伴而行,在溪水里欢闹,溪水,游泳(狗刨)抓泥鳅,我们成了溪水自由自在的常客。当五颜六色的桑宝宝 成熟,灵活如猴的我们就成了树上的采食者,桑葚又成了我们那时的另一种零食 。簌簌的飞叶如漫天飞舞的蝴蝶乘着秋的风儿四处安家。那寸草不生的山包,离家不远的仓库,堆积如山的麦场又成我们"硝烟四起“的战场。顽皮的我们穿着框框的军装,歪带军帽,端着自制的木枪,耍着月牙形的木刀,喊杀震天,还威风凛凛。寒风凛冽的冬季,漫天的雪花把我们带入了洁白无瑕的圣地。这是我们最快乐的季节。上学路上可以你追我赶的打着雪仗跑到学校。途径大桥,那是我们来去必须停留的“游乐场”。大桥高出路面很多,自然形成了中间高两端低,是我们“坐飞机”的最佳地段。我们的机座就是纸壳子,坐在高高的桥面上,一队几个人,多者十几个人,如一条飞龙,两腿岔开,紧紧抱着,准备好时,一声令下,嗖的一声就滑到了底端,有时到底整齐如一;有时中途散了,七零八乱;有时快到底部是自然成了人堆。现在想起,有时压在最底层的都会有生命危险。可没有一个人想到可怕的后果,继续光着头,冻得通红的脸蛋上挂着两道长长的鼻涕,依旧下滑,直到熟悉的、刺耳的铃声响起,我们才吸着鼻涕,提着快要掉了的笨重的棉裤,慌慌张张地,一跑三回头地冲向校园。课间十分钟,我们也不会放过这短暂的好时光,有时打雪仗,被迅猛的“流弹”打中也没有人耍赖哭喊,潇洒的甩甩流弹的飞沫,继续作战。堆雪人是女生的最爱,大家齐心协力,十分钟时间,一个胖墩墩的憨厚可掬的雪人就大功告成。
       童年的四季,各季有各季的色彩,无论是那种色彩都令我们快乐无限,虽已远久,但无法忘怀。
       童年是一幅多彩的画,勾勒出我多少动人有趣的故事。虽然那段金色的时光已经远离我去,我已不那么傻,但在童年的彩色秘密盒子里,有一个当年不可告人的插曲,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力。那是因为生活物资的匮乏,生活水平的限制,作为一个不到七岁的小孩子, 正是馋嘴毛的季节。那时我家的前后左右都是维吾尔族,其中有一家,每天烧熟的奶子都会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每当闻到四溢飘香的奶味,就会垂涎欲滴。有天大我几岁的姐姐发现了几碗黄涔涔的奶子,静静地放在窗台上,邻家没人。我俩就顺着墙根来到了窗下,站在大石头上看着厚厚的奶皮,不由得伸出无名指在碗边遛了一圈,金黄的奶皮就跑到了我们的樱桃小嘴里,吧唧吧唧的享受着奶皮的醇香。第二天,我们继续悄悄的上演着恶作剧。因为连续几天没有被发现,我们胆大包天,相邀伙伴一起分享。结果,人证物证,无法抵赖。毕竟当年还是有邻里之情,维族阿姨很体谅我们当时的做法,没有告诉大人,只是把我们训斥一顿,也就了事。
      童年是个音乐盒 ,在这盒里装着一首首动人心弦的歌,在这首首动人的歌中,歪歪斜斜的书写着我们童年的无忧无虑,是我们终生也擦不掉的美好记忆。
     追忆往昔,往昔如画,如诗,如泉喷薄而出,汩汩清泉永远流入心底,滋润着我的生活。
 
 
[回到顶部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