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愿意做这样朋友似的老师,因为彼此快乐,彼此身心健康。

2017-04-12 15:10
你是我的朋友吗?
    昨天放学之际,为了尽快把本学期班级刊物《小精灵》第二期打印成册,害怕小家伙们忘记,让他们把作文发给我,(带三角的作文就是内容还不错,可以发表在班级刊物上)就提醒他们。话音刚落,第一排的一位小家伙,仰着天真的笑脸,用她那纯美甜润语气问道:“姜老师,我们俩是朋友嘛?”当时,没有明白她问此话的意图。回道,“是呀!”她迅速递过作文本,并说道,“既然是朋友,你就帮我打作文吧。”我半开玩笑的说,颈椎病严重。她的笑容僵硬了。我立马又道,既然是朋友就帮个忙吧!即将消失的笑容又出现在那张巴掌大的脸颊。
     其实,最 早他们的作文都是我自己打,自己修改,后来因严重的颈椎病疼痛难忍,就想到了发动家长,打好作文发到我的邮箱,这样就减轻了我的劳动量。一开始,小家伙们还愿意帮助别人。一不留心,此刊物《小精灵》将要过四周岁的生日。时间长了,小家伙们过去的那种主动帮助他人的热心也降温了。再找他人帮助也有一定的困难。今天这孩子一句成人似的口头禅,既然是朋友就帮个忙。这使我想起曾经有人说,你的学生不怕你,你对他们不够威严。事实也的确如此。这可能和我的教育观,性格有关系。我喜欢学生上课气氛活跃,小手高举,小脸通红,小嘴常开,各抒己见。解放学生的眼睛,解放学生的口,解放学生的脑,解放学生的手脚,把课堂还给学生,做课堂真正的主人。只要不过分都是可以接受的。课后放下老师的架子,互相尊重,谈天说地,玩笑游戏,一起拉家常,一起品尝美食。如果犯错误,学习不认真,我也会用一双严肃的眼光,让他无地自容;用父母般的言语严肃认真批评教育;多次屡教不改时也会让他吃上几口棒棒糖,过后还要亲自告知家长;有时懒惰,逃值日,我也会严厉的惩罚。当有一点进步时也会及时的给于夸奖和鼓励,一视同仁。喜欢课上是老师,课下是朋友,这样的双重身份。
    我是一个爱笑的老师,不喜欢整天板着一副苦瓜相面对学生,面对他人。因为每天紧张忙碌的工作,竞争激烈的快节奏,加之学校始终以分数评价老师等来自各方面的社会压力,如果闲暇时自己再不会解压,不会寻找生活的快乐,整天表情呆板,低头沉闷,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。最主要的是学生成天面对不拘言笑的教师,学生见了老师就如老鼠见了猫,这样的师生关系自然没有了师生和谐。学生拒老师千里之外,没有沟通,没有交流,没有信任。在这样漫长的、六年的大循环教育会给孩子创设一个怎样的成长环境,学习环境呢?
          恐惧的教室
         恐惧的教师
           恐惧的学生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恐惧的心理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恐惧的       ......
    造成恐惧的不单单是学校,家长,老师,而是和中国落后的教育机制,教育评价等有关。
    放弃“先进”的光环,抛开某些所谓的他人的“认可”,丢弃“荣誉”的炫耀,还给孩子们童真童趣,童言无忌,开心学习,快乐成长。同时也还给自己安静的天空,温馨的环境,舒适的心境,个性的思想。不因过多的所谓机制坑害他人,纠结自己。做快乐自由幸福的园丁。
    因为和谐,所以我们是朋友;因为互助,我们是朋友;因为懂得舍弃,我们是朋友;因为关爱,我们是朋友,因为真诚,我们是朋友。
      我愿意做这样朋友似的老师,因为彼此快乐,彼此身心健康。
 
[回到顶部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