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踏着铃声步入教室,面对陌生的老师

2017-04-12 15:11
  我踏着铃声步入教室,面对陌生的老师 ,这群孩子没有拘束感,没有陌生感,也没有严肃感紧张感。也没有一位孩子问起,我为什么来上课了。我看还有些座位是空着的,我没有说过多言词,请孩子们打开书本11课。问他们,看到图上有什么?孩子们用“怪强怪调”的汉语回答看到的内容。迟到的孩子“大义凛然”迈着方步走走停停,还边走边看,似乎我的存在就如空气,看不见,摸不着。我也没有在意迟到者的表现,继续着我的授课。我范读课文,让他们圈出课文出现的生字,我一边读一边让他们圈住,没有想到,他们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做。我就改变方法,我读一句,他们学一句。沿着弯弯的小路中的“着”,他们就读成“只”的读音,我纠正几遍,他们也改不了口。我一看 ,再纠正下去,内容教不完了。授课继续着,我来回走动,发现有些孩子书倒着拿,有的不知道我读到哪儿了,我就手指位置,有的还没有课本,拿着一本母语课本还兴高采烈,津津有味地大声读着,我哭笑不得。接着按男女分组比赛读文,表扬读得好的那组是女生,我就用了他们熟悉的“柯斯,亚克西”表扬了女生组,此时,三十多个孩子才露出了一致的表情——憨笑。半节课,过去了,我进行书写生字教学。我带着他们边读边书空,个别孩子还行,有的就只能“照猫画虎”。有一孩子乘我不备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把食物塞进了口腔里,没有想到被我的一双明眼发现,她就伸着脖子使劲吞咽,为了安全,我就没有吱声。四个生字学完了,就让他们拿出本子书写。没有想到,他们感觉就像下课了一样,有几个学生在教室来回的窜。我制止了这个,那个又继续。就在我不知所措时,救命的铃声也响了。
     出了一年级的教室,十分钟的课间休息,接着进四年级的教室,感觉截然不同。我忍不住说:“上了一堂一年级民语班的语文,再进你们的教室,我感受到了幸福,知足了。”孩子们理解的微微一笑。
   下午第一节课又继续替朋友上课。温故而知新,朗读课文结束,复习生字,词语,开火车读词卡。不读不知道,一读吓一跳。现在我才理解了朋友天天跟我叫苦的原因,我也尝试了授课的艰难。更搞笑的是我上着汉语课,小家伙们叽里咕噜的用哈语聊天笑谈。布置好作业,我就来回走动辅导他们书写练习册。第一题还可以,不管笔画是对还是错都能拼凑方块字。到了第二题就难住他们了,把不正确的划去。我就挨着一个一个的讲。别看这些孩子不会说,或说的不正确,他们的脑瓜子还很灵活。我讲了一个列子,下面的几组他们就知道对照着书,划去错误的,留下正确的。到了组词,难度就更大了,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讲,这时很多孩子用标准的“汉语”告诉我,老师,王老师都是写在黑板上的,你写吗。哦,原来这样的一字组三词,难度较大,老师只有把答案直接写在黑板上,让他们抄写。下面一题是,写歇后语,我不假思索就把答案径直写在了黑板上,我挨着座位批改作业,小家伙都不傻,还知道抄写在哪一题上。该做第二课时了,又是不知道怎么做,小家伙们就三三两两的开始窜了,有的还开始练起了武术,相互对打,有的喊着老师,老师,这个怎么做?还没有来得及讲解,铃声响了。我根据朋友的要求布置作业,小家伙们七嘴八舌嚷嚷着,还有的拿出一本薄的练习册,示意给我看,我说,回去做。下课,小家伙们还异口同声,很有礼貌的道声:“老师,再见。”
   今天搞笑的课堂学习结束了,同时也引发了我的思考,三年后,我也得面对清一色的学生——一群哈萨克小朋友。没有一点汉语基础,无法与我交流,面对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,我该用怎样的授课方式,才能让他们学得轻松愉快呢?
 
 
 
 
[回到顶部]